江西第二大光伏企业被追债 旭阳雷迪破产重整程序启动

  坊间传闻,江西省第二大光伏企业旭阳雷迪已于1月19日对内部员工发布了公司裁员和破产重整的公告。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转发了以“江西旭阳雷迪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落款,并盖有公司公章的一份公告及一份通知。

  根据上述公告、通知,旭阳雷迪称公司“积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计划2019年春节后复产”的方案,由于“市场行情问题只能暂时搁置”。此外,由于公司债权人之一常州晶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已向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旭阳雷迪提起了破产重整申请,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相关材料,公司的破产重整程序即将启动。

  1月21日,《证券日报》记者致电旭阳雷迪,遗憾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不过,记者通过广泛了解,基本确认这一情况的属实。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如此一家在江西省内曾位列光伏业翘楚赛维LDK之后,排名全省第二大光伏企业的轰然倒下,业界似乎并不惊讶。“政策的变化对它(旭阳雷迪)肯定有影响,但还不是根本原因。其实从2012年冲击IPO失败后,公司就一蹶不振了。”在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从宏观角度看,行业想要进一步健康发展,就必须淘汰一批产能、企业,从目前的局面看,中国光伏业还会涌现一些旭阳雷迪。”

  除上文提及的内容外,上述公告、通知还显示,公司(旭阳雷迪)因受到国内外光伏政策调整的影响,特别是531光伏新政的出台,产能从2018年6月份开始减产到只有30%,到2018年9月至今已全线停产,公司经营发生严重困难,早已资不抵债。但即使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公司仍然积极筹措资金为各员工发放工资及补交社保费用。至今,员工工资已发放到2018年12月,社保费用已交到2019年1月。

  此外,关于裁员的相关事项,公告显示,公司于2019年1月19日与全体员工正式解除劳动合同,具体人员详见裁员名单;请员工从2019年1月21日起至2019年1月27日到公司人力资源部办理劳动合同解除手续,特殊岗位人员需领取离职交接清单,到有关部门办理离职交接手续,如果逾期不办理离职交接手续,由此导致的法律后果由员工本人承担;2019年1月工资将于2019年2月发放;若公司在解除劳动合同的半年内恢复生产需重新招聘,被裁员员工将享有优先录用权。

  公开资料显示,旭阳雷迪大规模专业化生产太阳能晶硅片,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11日,拥有三千名员工,60%以上为大专以上学历员工。生产项目占地近千亩,一、二期位于出口加工区,占地345亩,三期位于城西港区,占地647亩。目前产能多晶1.6GW,单晶150MW。共有220台多晶铸锭炉,96台单晶炉。

  早在2018年6月份,旭阳雷迪就曾曝出出现员工集体讨薪事件。彼时,有报道称,公司员工们反映,公司已经拖欠了4个月工资,并且自2013年起的5年多时间,都没有给员工交社保金。

  此后,旭阳雷迪副总裁罗星通过媒体表示,“公司2013年就差点破产,但是还有许多银行的债务,为了不使国有财产损失,一直挺过来,走到了现在。”

  在业界看来,旭阳雷迪走到今天,当然有时局的问题,例如,在公司准备进行IPO时,2012年开始,光伏行业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欧盟和美国对中国光伏企业实施“双反”; 此外,根据罗星的说法,去年“531新政”亦直接触发了整个行业的大面积停产,以及旭阳雷迪的全面停产。

  根据公告、通知,如今旭阳雷迪似乎还在为破产重整、恢复经营、复产做着努力。下一步,在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将由破产管理人对公司所欠员工的工资、补偿金等进行直接登记并予以公示。员工对公示结果不满的,亦可要求破产管理人予以更正,若破产管理人不予更正,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自身的原因、政策的原因、市场的原因叠加在一起,会使一部分企业倒下去。”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过往几年来,光伏的确经历了一些变化,而这些足以摧垮一些企业。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中国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罗江供电公司:微课堂助力员工素质提升

下一篇:山西漳电同华发电有限公司开展食物中毒应急演练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